2021年7月9日,芯片行业的“国家队”——紫光集团,被申请破产重整,境内外多只债券违约,引发全球关注。

哈佛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史兆威表示,中国自主发展芯片产业有如天方夜谭,这个目标对任何人都是“完全不切实际的”。

史兆威,祖籍河南,获得麻省理工学院、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多个学位,先后担任硅谷图像计算机系统、IBM、柯达等公司高管。

2007年,史兆威加入哈佛商学院,是少数有傲人科技实务经验的管理学教授。

2009年,他发表了《重拾美国的竞争力 》、《制造繁荣:为什么美国需要一场制造复兴》,主张吸引制造业回流美国,引起美方高度重视,名声大噪。

史兆威为什么对中国自主发展芯片产业的前景如此悲观呢?

他说出了两个理由。

经济上不合理

市场经济的原则,就是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,进行专业化分工协作,以降低成本,提升效率。

谁也不会比市场更聪明,谁也不能打败市场。

2021年初,波士顿咨询集团和半导体产业协会进行了一项研究,估计建立自给自足的芯片供应链,需要至少1万亿美元。

而且,自主生产芯片,投入大,成本高,芯片以及使用芯片的产品会有大幅涨价。

换言之,即使生产出来了,单价也会高得离谱,缺乏市场竞争力,经济上不合算。

技术上不可行

史兆威说:“ASML的技术,极好地展示了为什么我们需要全球贸易”。

ASML控股公司,位于荷兰的费尔德霍芬,主要业务是芯片生产商提供高端光刻机及相关服务。

它的高端光刻机使用了一种不同的光来界定芯片上的极微小电路,从而让一片小小的硅片拥有更强大的性能。

这种光刻机的研发耗时数十年,于2017年开始量产,单价超过1.5亿美元,重达180吨,零部件超过10万个。一台机器的运输,需要动用40个集装箱、20辆重卡和3架波音747飞机。安装调试的时间超过一年。

IBM副总裁达里奥·吉尔说:“这是人类制造过的最复杂的机器。”

ASML的光刻机,被公认是生产高阶芯片所不可或缺的。

而且,只有荷兰ASML控股公司能制造。在这一领域,ASML大幅甩开其他对手。在其它行业,再也无法找到拥有类似竞争优势的公司。

外界判断,中国至少需要10年才能自主制造类似的机器。“从中国的角度来讲,这是件很烦人的事。”

ASML的光刻机,实际上已经成为芯片供应链的一个瓶颈。

它的研发和生产分布三大洲,有5000多家供应商,90%来自国外,使用了来自日本、美国和德国的专门技术与零件,从中也可以看出供应链的全球化程度,这是任何一个想自主发展芯片产业的国家都无法回避的现实。

此事彰显ASML所扮演的关键角色,这家之前鲜为人知的公司,如今市值已超2850亿美元。 “它是你没听说过的最重要的公司。”

自2019年开始,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,荷兰限制向中国出口此类机器,此举对ASML的财务影响不大,因为它积压了很多预订。



有一个简单解决办法

在数字化时代,对芯片的需求似乎永无止境。

美国已认识到在芯片领域面临的风险。

多年来,美国一直在芯片行业保持着领先地位。但许多美国芯片公司只设计芯片,却将生产外包给台积电等代工厂。在过去20年里,美国在世界芯片产能中的份额下降了一半,降至12%,预计到2023年将进一步降至10%。

美国认为,对台积电芯片的过度依赖——台积电61%的销售额来自美国市场,造成一种战略脆弱性,容易受到外国不利行动的影响。

中国的压力更大。中国芯片技术落后于美国,所需芯片仅有约30%是国内供应的,先进芯片几乎完全依赖海外制造商。

史兆威说:“人们普遍有一种担心,但没人会说出来。其实,中国在芯片领域获得领导地位的最简单办法,就是控制台积电。”

随着中美对芯片主导权的争夺加剧,这种担心日益浮出水面。

近期,美日政客多次发表涉台极端言论,吓阻意味强烈。

7月9日至13日,中方在黄海中部展开重大军事活动,以警告美日不要玩火,否则后果严重!


2021年07月11日

“死磕”PCM相变存储器,时代全芯卡位新型存储
重磅!北京“十四五”高精尖产业规划发布

哈佛华裔教授:中国自主发展芯片产业有如天方夜谭,但有一个办法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哈佛华裔教授:中国自主发展芯片产业有如天方夜谭,但有一个办法